01

  楊曜睿說他從小到大就沒怎麼學習過,但小學和初中畢業考試都是全校第一。高考時,終于失去了幸運女神的眷顧,沒發揮好,去了北京的一所普通 211。

  大學時候他依然是系裡挂科最多的,但比窩在宿舍打刀塔的電競少年們高明的是,那個時候他已經認識了王興。他大一就開始創業,後來加入了校内網的團隊。融不到資的校内被王興賣掉後,楊曜睿開始混迹在北京各大互聯網公司。

  後來比特币最火的時候,中國币圈出了“四大天王”,楊曜睿就是其中一個。

  2013 年 4 月,楊曜睿正在海南經營自己的“殊途同歸沖浪俱樂部”。他躺在三亞的沙灘上,滿腦子都是那個剛聽來的叫比特币的新鮮玩意。這一年的頭三個月,比特币的市值翻了一倍,達到了 10 億美元。當了幾年文青、胡子已經拖到胸口的楊曜睿,終于又想起了自己跟王興混的日子。

  他從蜈支洲島回到了華清嘉園,當年校内網誕生的地方。如今這裡變化不大,隻是房租翻了幾番。他馬上組建起自己的礦機團隊,前前後後隻用了一個月。

  ASICME 幾十人的團隊,有七年經驗的軟硬件工程師、八年跨國工作經驗的海外市場總監,還有經濟學博士生和基金經理。他們對外隻做一件事,賣礦機。但他們甚至無法自己設計芯片,而要找一個代号“南瓜張”的人去買。

  “南瓜張”本名張楠赓,北航博士,也是“四大天王”之一。2013 年以前,比特币挖掘者們隻需要使用顯卡就可以源源不斷地獲得比特币。那時他就設計出了專門挖掘比特币的 FPGA 礦機,賣給老外,一年能賺十幾萬。南瓜張是個動漫宅,他給這礦機起名“伊卡洛斯”,廣告圖上是動畫片《天降之物》裡的同名女主角。

  2012 年美國堪薩斯蝴蝶實驗室設計出了 ASIC 礦機,效率比之前提升數十倍,很快就收到了五百萬美元的訂單。但蝴蝶實驗室做出了礦機卻遲遲不發貨,而是自己先挖了起來,一時惡評如潮。

  南瓜張嗅到了商機,設計出了新一代礦機“阿瓦隆”。他後來說這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,因為當某一方控制超過 50% 的算力時,就掌控了整個比特币世界,這也将是比特币的末日,他必須站出來阻止。

  但是第一批三百台礦機還是賣給了美國人。當時的“南瓜張”已經是一個分工明确的團隊,其美國市場由美籍華人郭逸夫經營,後來郭逸夫還從六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億萬富翁那裡,為阿瓦隆融了兩億美元,用來設計下一代礦機。

  阿瓦隆礦機吹響了算力戰争的沖鋒号。2012 年一整年,比特币全網算力翻了一倍。而 2013 年 1 月阿瓦隆開始發貨後,幾天時間裡全網算力就再次翻倍。

  楊曜睿入場的時候已經是五月份,全網算力已經不知道又翻了多少倍。但他頂着“人人網創始人之一”的光環,宣傳自己的礦機組裝方便,不費電,90 天内發貨,1 – 2 個月回本。那時誰也不知道比特币還能漲多久,對于礦工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,楊曜睿的承諾頗具吸引力。

  最後推了他一把的是李笑來,”四大天王”之首,号稱中國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。楊曜睿六月份在接受騰訊科技采訪時,說自己被李笑來投了,于是上千萬的礦機訂單就源源不斷地來了。六月底,李笑來還和楊曜睿一起參加了品玩比特币沙龍的圓桌讨論,許多人覺得這是李笑來默認了投資楊曜睿的事實。

  等到李笑來澄清自己并沒給楊曜睿投錢,已經是九月份的事了。當時南瓜張發不出貨,一拖就是四個月,楊曜睿的承諾也全部泡了湯。因為楊曜睿不常抛頭露面,憤怒的買家們跑到李笑來微博下面罵街。李笑來于是和 ASICME 撇清關系:

  “請楊先生慎重處理當前的各種非議。大家都在圖利,但最好名正言順。在此聲明:我并未投資 Asicme……楊先生并不是壞人,隻是不知深淺。”

  楊曜睿也撤下了淘寶店裡所有提到李笑來的宣傳語,最後幹脆把礦機也下架了,隻留下了海南特産大螃蟹,逃離了币圈。

  楊曜睿算是幸運的,如今他還能在知乎上回答沖浪和創業的問題,在豆瓣上寫寫日記回憶學生時代,沒人會把他與比特币天王的頭銜聯系起來。那年“四大天王”裡最後一位的烤貓蔣信予,也是賣礦機和算力的老手。烤貓礦機的股票漲到過 5 個比特币,市值超過 1 億美元,後來又跌到一文不值。

  蔣信予本人在 2015 年春節前夕突然失聯,從此音訊全無,留下了幾萬張賣不出去的礦機芯片。有人說是烤貓礦場上的礦機被人偷了,他去打探情況,結果被人綁架了;有人說他隻是找個借口跑路,現在已經在新西蘭了。

  李笑來當初很看好烤貓這個中科大少年班的學生,他在演講裡這樣誇過烤貓:“烤貓的股票是目前比特币世界裡最值得投資的唯一股票,道理特别特别簡單,其它一切芯片生産商和管理者都沒有烤貓的腦瓜兒,人家有詳細的精算模型,這是數學的問題。”

  再加上他的那句“烤貓股票7個币以下随便買”,接盤烤貓股票的投機者前赴後繼。但币圈普遍傳言,李笑來自己在高位把烤貓的股票都抛了。

  2013 年過去了,四大天王隻剩下一個李笑來。

  02

  李笑來有個發小叫羅永浩。

  當時羅永浩在延吉六中,成績不好,留級了一年,剛好等來了轉校生李笑來。兩人年輕的經曆其實不太一樣,羅永浩脾氣倔,高中便辍學,自己在外打拼;李笑來的人生相對順風順水,後來考上了長春大學會計專業。

  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野心比較大。羅永浩辍學之後,他倆有一次坐在延吉的馬路牙子上曬太陽的日子。羅永浩突然罵了一句,他媽的,

  “咱們這輩子總得幹票大的”。

  1994 年,李笑來念大三,看到長春火車站旁邊有個批發市場在招商,便跑去談合作。他回到延吉老家,與當時已經在闖蕩江湖的羅永浩一起,在報紙上登廣告,幫批發市場賺了二十多萬,自己拿到兩萬塊的提成。

  李笑來沒要現金,而是在批發市場裡選了個位置不錯的櫃台,賣電腦組裝件。1997 年,生意人李笑來做到了金鷹闆卡東北地區總代理,有了一些積蓄,不巧父親一場重病,錢又花光了。

  最後羅永浩給李笑來指了條明路,去新東方當老師。羅永浩之前跟李笑來倒騰過一陣子電腦配件,還是沒賺到錢,于是苦學了一段時間英語,還在簡曆裡說自己當過一段時間傳銷講師,順利入職新東方。不過後來跟羅振宇訪談的時候他澄清,其實是吹牛,沒講過。在新東方裡,還沒過 30 歲的羅永浩被人喊作老羅,憑借一套老羅語錄,成了網絡紅人。

  和羅永浩當時試講三次才通過不同,李笑來一次就過關了,還在學生打分環節拿到全校最高分。所以現在李笑來在得到上開個專欄,輕輕松松就能賣幾千萬,他有這個底子。

  但真正讓李笑來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的,還是比特币。

  2011 年,羅永浩忙着在電影裡打自己的臉、在微博上砸别人的冰箱時,李笑來悄悄買了幾萬個比特币,當時比特币的價格剛過 1 美元。

  兩年後比特币漲到幾千塊錢,李笑來靠這個看不見摸不到的玩意,徹底實現了财務自由。他接受央視采訪,說自己有六位數的比特币,一舉成為币圈膜拜的對象,四大天王之首。

  從此,李笑來的身邊圍繞了不少散戶,不過那些聽李笑來話的散戶,多半沒賺到錢。比特币在 2013 年底漲到了高點 8000 塊,李笑來寫了篇《握住你的比特币》,結果比特币一路跌到了 2000 塊,割肉賠錢的人紛紛跑去罵李笑來。後來李笑來說“這一輪下跌遠未結束”,結果比特币一波反彈漲了回去,沒能抄底的人也跑去罵李笑來。

  李笑來不會像羅永浩那樣,赤膊上陣,跟黑子們去直播辯論。他盡量輸出平和的态度,既說過“我從第一天就覺得比特币靠譜”,也說過“比特币風險很高,大家要慎重”,倒是反襯出市場的浮躁了。

  羅永浩稱自己是理想主義者,為此他拍微電影、在全國巡回演講,給自己坐實了這個設定,成立了錘子科技。但當年氣勢洶洶要颠覆手機行業的錘科,如今也去搞人工智能了。

  李笑來則說自己是”比特币腦殘粉“,買比特币隻為投身一場偉大的社會實驗,不計較一時的漲跌。李笑來有次發帖說自己“半夜被一泡尿憋醒”,看了眼手機,發現比特币一晚上就漲了800塊,感歎“世界瘋了”。有人回複:“沒想到笑來老師也盯盤啊。”

  今年堅果 pro 發布會,你們都知道老羅走心了,說了些煽情的話。可是币圈的公衆号都在轉發什麼呢?“羅永浩發布會哽咽時,他的好友李笑來憑空賺了兩億”。當時比特币沖上了一萬元大關,熬過了 2015 年的寒冬,币圈上下無不興高采烈,也因此口不擇言,承認了這錢是大風刮來的。

  币圈大 V 普遍學習了這種在理想和投機之前一鍵切換的技能。同樣靠比特币當上天使投資人的宋歡平,有一次和李笑來等人喝到微醺,發了條微博:“所有大 V 脫了衣服都一樣……其實大家都是孩子,央行你牛,我們怕,我們就喝酒吃肉,你别攔着我們。”

  那是 2014 年 3 月,央行禁止銀行為比特币交易平台提供服務,許多人感覺世界末日到了。

  但央媽轉了一圈就走了,于是币圈繼續喧嚣着。看着攥着大把比特币的人可以喝酒吃肉,眼紅的人覺得再炒出一個“比特币”似乎也不是很難。于是山寨币蜂擁而至,互相抄一下代碼,就誕生了“質數币”、“誇克币”、“元寶币”、“蘋果币”等幾十種數字貨币。他們大多在 15 年的比特币暴跌中銷聲匿迹了,留下了許多血本無歸的炒币者。

  以太坊剛出來的時候,炒币者們隻是覺得,這是又一個來騙錢的山寨币罷了。

  03

  維塔利克·布特林是個 90 後,李笑來幫批發市場招商那年,他出生在了俄羅斯。6歲就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他,在 2011 年開始為《比特币周刊》工作,那時他才 17 歲,是個天才程序員。

  但維塔利克說自己不是一個比特币信徒。他挖過幾枚比特币,還用它們買了一件T恤,現在這件早就被他扔掉的 T 恤已經價值十幾萬塊了。

  2013 年 10 月,比特币漲到了幾百美元,與此同時,使用比特币進行交易的暗網黑市”絲綢之路”被 FBI 搗毀,“比特币洗錢”的議論此起彼伏。維塔利克看到了比特币的成功,也看到了比特币的局限。年末,他創立了以太坊。

  比特币伴随着新的區塊産生,區塊内記錄比特币的交易信息,區塊之間通過鍊相互溝通,形成區塊鍊。但隻用來運行比特币程序,對于區塊鍊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浪費,就好比大家都住在了地基裡,沒人想着去蓋房子。

  以太坊則是一個基于區塊鍊的智能合約平台,是區塊鍊上的安卓系統。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以太坊的服務,在以太坊系統上開發應用。現在,以太坊改造後的地基上,已經有 200 多座應用大廈被搭建起來。

  2014 年 5 月,維塔利克第一次來中國,是要參加北京的比特币峰會,而這個峰會的主席正是李笑來。維塔利克說自己在中國“隻看到了礦工和交易所,沒什麼有趣的。”

  就在這次峰會上,李笑來還讓大家“Keep Mining”、“買個礦機放在那裡開着,哪怕挖不出币來,這是一種姿态”。

  确實,兩年間比特币網絡的算力漲了 1.2 萬倍,大部分人最後都隻剩下姿态了。曾經控制了全網 30% 算力的烤貓,被稀釋到 1% 都不剩,黯然退場,一同離開的還有許多個體戶礦工。在這個中國比特币的迷惘年代,李笑來也說“不要和周期對着幹”,閑下來寫了一篇《寫給女性的性高潮指南》,廣受女青年好評。

  2015 年 10 月,維塔利克再來中國時,峰會的主題已經從比特币變成了區塊鍊,為此他專門學會了中文,在會議上不再需要翻譯。

  不過這次的峰會上沒有李笑來的身影。面對區塊鍊,那時的李笑來似乎并不很感興趣。他在 2015 年 12 月的《比特币世界簡明生存指南》裡說:“在我眼裡根本不存在什麼區塊鍊技術,這個概念太扯淡了” 。文章主要還是在教大家怎麼炒币,以及推廣自己門票 999 元的私密群。

  結果這邊李笑來剛說完,國務院的十三五規劃裡,區塊鍊就被列為了重要發展方向。杭州市在西湖區建了個區塊鍊産業園錢江西溪和景,與浙江大學隔山相望。魯冠球的萬向要在七年裡投資 2000 億,和以太坊合作,在蕭山建一個創新聚能城,城裡全都得用區塊鍊技術。

  今年 3 月,微軟、英特爾和摩根大通等幾十家巨頭成立了以太坊企業聯盟,聯合開發基于以太坊的企業級區塊鍊項目。就算是不關心區塊鍊的人,也感受到了礦工們的熱情,用來挖以太币的顯卡紛紛漲價,甚至有人在代工廠門口高價搶貨。

  就連普京都親自接見了維塔利克,希望能和以太坊密切合作。看起來應該很靠譜了,雖然普京有一個不良記錄,他還見過賈躍亭。

  其實李笑來當年未必真的不看好區塊鍊。可一旦承認了區塊鍊的重要意義,比特币的地位就從一個改變世界的發明,變成了一個為區塊鍊探路的試驗品。李笑來畢竟自封過“比特币腦殘粉”,可能抹不開面子,但也錯失了第一波風口。

  不過他和另一個天才程序員 BM 私交甚好,而 BM 當時已經在做區塊鍊社交平台 Steemit 了。這個項目市值最高的時候接近四億美元,在 2016 年初,跟知乎的估值不相上下。李笑來後來還說過,Steemit 的點子,是他給 BM 打電話的時候告訴後者的。

  知恩圖報的 BM 給了李笑來回到風口的機會。普京接見維塔利克時,BM 剛好帶着區塊鍊項目 EOS 跑到北京來找李笑來。這次李笑來不再覺得區塊鍊是扯淡了,他沒有猶豫,表示“要多少錢你們盡管開價”。

  BM 和維塔利克是老對手。當年 BM 做了一個号稱“比特币2.0”的比特股,李笑來還參與了投資。結果比特股被維塔利克抓出不少 BUG,BM 隻好低頭認錯進行修改,用的還是以太坊的解決方案。兩人也因此結下了梁子,之後 BM 經常對維塔利克的以太坊說三道四。

  這次 BM 拿出的EOS,則是“以太坊2.0”,宣稱能解決以太坊存在的問題,取代以太坊的地位。為了表示他們的信心,EOS 發起了一場不設上限的 ICO。

  ICO,首次代币發行,本質上就是用數字代币來衆籌,從而發行新的數字代币。它對标金融市場的 IPO,隻是把中間的 Public 換成了 Coin。ICO 避免了用法定貨币進行融資的法律問題,本身是個好的孵化模式,以太坊就是靠 ICO 的三千萬美元做起來的。

  但有了 ICO 之後,圈錢就更容易了。當初做山寨币的騙子,還要抄抄代碼,至少得讓程序運行起來。如今隻要建個網站個抄白皮書,錢就先到賬了,至于将來新代币上線交易之後的價值幾何,或者到底做不做這個東西,那就不知道了。

  更普遍的做法是,在新代币上線交易之後想辦法拉一波價格,吸引更多人投資,然後伺機套現,隻剩下那些聞風而來但為時已晚的韭菜們,被割得幹幹淨淨。

  國内有個很熱門的 ICO 項目叫量子鍊,在白皮書裡說自己“完美地結合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優點”,李笑來也投了它,它通過 ICO 募集了 2200 萬。

  但很快,有人發現量子鍊的程序代碼,不過是把比特币、以太坊和點點鍊三份開源代碼放在了一起而已,代碼是完美結合了,但程序跑不跑得動還不知道。于是有人開始懷疑,還有人寫了《珍愛智商,遠離“區塊鍊”》這樣的文章讨伐。

  04

  币圈裡有人講過這麼一個段子:

  李笑來有很多好想法,而他最好的想法永遠是下一發;BM 有很好的技術,而他最好的技術會用在下一個項目。

  BM 這些年,做着做着比特股,跑去做 Steemit 了;一邊做着 Steemit,又開始做 EOS 了。從“比特币 2.0”到“區塊鍊社交”再到“以太坊 2.0”,每次他提出的都是行業内最好的概念,卻從來沒做出像以太坊這樣真正讓人服氣的項目。這些項目背後大多都有李笑來的投資。

  李笑來這些年投資或參與的項目,也大多保持虎頭蛇尾的良好家風。最早投資烤貓,說烤貓是比特币世界裡唯一值得投資的股票,之後烤貓崩了。後來幫朋友趙東的礦機站台,說“早知道趙東要做礦機,就不會有去年楊曜睿的事兒了”,後來趙東的礦機沒做成,隔了一陣子才退款,也因此有人覺得他們空手套白狼。

  2014 年數字貨币交易火的時候,他投了比特沙和币付寶,還都挂上聯合創始人的名字,誇比特沙是“比特币世界裡唯一一個真正意義的銀行”,希望通過币付寶“讓更多人參與到比特币世界裡來”。而就在 EOS 的 ICO 熱火朝天的時候,比特沙和币付寶的官網悄悄挂上了停運公告,公告裡還不忘引導用戶去關注李笑來的新項目“INBlockchain”。

  從造币時代到 ICO 時代,李笑來投資或參與過大大小小非常多的項目,但就是漏掉了最有價值的以太坊。

  他在上個月一次分享裡提到自己當初為什麼不看好以太坊,說是因為它違背了他個人遵循的設計原則,“我比較抵觸一個去中心化的項目以中心化的方式運營”。但他也承認,這是他少數“握不住的資産”。如果當初他投了以太坊,他在區塊鍊圈可能就不會有這麼多争議了。

  所以當他現在積極投身 ICO 浪潮,推 EOS 和 Pressone 的時候,币圈的玩家當然也可能會擔心這是他又一波高開低走的操作。

  EOS 可以說是“李笑來最新的想法和 BM 最新的技術”又一次火花四濺的碰撞。它的 ICO 規則很有特色。

  一般的 ICO,衆籌币與新币的兌換比例是固定的,會在項目說明中說明。但 EOS 的 ICO 過程中,每天發放的 EOS 币數量是固定的,如果當天參與衆籌的人越多,每個人分到的 EOS 币就會被稀釋地越厲害,EOS 币的價格就會越來越高。而且它的 ICO 是不設上限的,一般的 ICO 都會有一個衆籌上限目标額。

  那麼 EOS 到底能不能取代以太坊呢?目前 EOS 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應用,是李笑來自己的項目 Pressone。

  李笑來說他要靠 Pressone“重建整個互聯網”,但這個項目不提供白皮書,一年以後才會發布。這意味着一年以内沒人能清楚知道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,隻能閉着眼投,投進去的錢在一年之内也無法套現。

  即便是這麼苛刻的規則,Pressone 發售新币種 PRS 币的 ICO 過程中,開始 4 個小時就已經入賬價值 4.7 個億的數字代币,不到三天就達成了 2 億美元的衆籌目标。而且 Pressone 最先公布接受的代币是 EOS,這拉動了人們購買 EOS 币的需求,也讓後者增值了。

  也就是說,一個連白皮書都沒有的項目,籌得了價值 2 億美元的代币,還順帶幫李笑來所投資的 EOS 漲了值。如果,我是說如果,一年後新币上線交易的時候,團隊再用當初收回來的 BTC 和 EOS 拉拉盤子,等更多投機者或者對風險理解不深刻的散戶到位,再找機會高位套現,離場,留下一波被割剩渣渣的韭菜,之後團隊還可以繼續開發第三個新币種,允許用 EOS 和 PRS 認購……

  聽起來是不是很龐氏?

  當然,這隻是如果。

  這個事情的風險不是李笑來做才有的。本質上所有的 ICO,如果有意為之,都可以被設計成一個精美的龐氏騙局。

  也有不少人一邊罵着李笑來,一邊給 EOS 和 Pressone 或者其他 ICO 送着錢。他們不是傻,而是自信,相信自己能在高風險之下獲益,哪怕割韭菜也割不到自己頭上。要知道當時出了抄代碼醜聞的量子鍊,在後來正式開放交易之後,不到十天價錢就翻了一倍。

  平心而論,李笑來團隊的能力和背書,絕對是這一波區塊鍊潮裡的佼佼者了。而且李笑來從來不宣揚自己的項目穩賺不賠,反倒經常提醒大家“投資有風險,入市需謹慎”。

  但如果這個行業真的破裂了,李笑來作為比特币和區塊鍊的 icon,被推上風口浪尖的機會也是很大的。

  去年大爺大媽們被 P2P 割了一波韭菜。東虹橋金融跑路之後,被罵得最慘的卻不是背後進行運作的公司,而是代言人黃曉明,“我是你的粉絲,因為相信你才買的,你得給我賠錢!” 上周日郎鹹平在台州演講,結束後被一群“泛亞詐騙事件”的受害者圍追堵截,扭送派出所,隻因為當年他給泛亞站過台。

  李笑來還有名聲和地位的包袱,圈内做的比他野的人多的是。聽說現在已經有大媽買菜路上被拉去聽區塊鍊的路演,握着手上“一周翻 30 倍”的小廣告去銀行取錢參加 ICO,這些人可不會仔細看李笑來那篇《區塊鍊世界簡明生存指南》。

  但等到他們上了當,賠了錢,回過頭想找個人罵的時候,也隻能找到李笑來:你當初開口的時候,我還以為你是個老江湖呢!

  中國散戶真的很嚴格。

除非特别注明,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
轉載請标明本文地址:http://dnsf85p.top/internet/753.html
2017年8月14日
作者:雞啄米 分類:IT互聯網 浏覽: 評論:0